河南省鄭州女子監獄,河南第二所女子監獄,省內不少女性職務罪犯的服刑地。
  白琳自1992年起就在監獄系統工作,過去20多個年頭裡,她基本都在與女服刑人員打交道。
  那些曾是國家公職人員的女犯,在失去權力和自由後,很多時候行事風格還留有“當年的印記”。
  在女子監獄這個小社會裡,白琳會研究、掌控女犯的心理活動,以引導其順利接受改造,重新回歸社會。
  女獄警的驕傲
  監獄工作22年,對工作感到驕傲
  在監獄工作的22個年頭裡,白琳她們很少受到社會的關註。用她的話說,監獄,基本是與外界脫節的。
  2007年,白琳來到河南省鄭州女子監獄工作。這所監獄是河南的第二所女子監獄,曾經以硬件設施優良、人性化而聞名。正是白琳來的這一年,這所監獄開始羈押女犯人。時至今日,河南省內不少女性職務罪犯都在此服刑。
  白琳的工作主要是調整好女犯們的心態。研究並掌控一個人乃至一個群體的心理活動,保證一切人、事、物的安穩,這讓白琳對自己的工作感到驕傲。
  談到那些曾是國家公職人員的女犯,白琳說,這些女人的優點是服從管理、從不胡攪蠻纏。同時她們也隱藏很深,讓別人難以窺到她們的內心世界。
  觀察
  1 女職務犯通常覺得
  只是“沒弄好,栽了”
  和女職務犯接觸多了,白琳發現了她們與其他女犯最大的不同:對自己罪行的認識不深刻。對於犯下的罪行,女職務犯通常覺得只是“沒弄好,栽了”。
  周口某縣教育局原局長,因為用公款去外地看望孩子併購物而獲刑入獄。白琳記得,這個女局長在服刑前談話時滿臉苦笑,說“我都到這兒了,還有啥可說的”。白琳將女犯們這種表現定義為“無奈的認識”。白琳對另一名女犯人印象也很深刻。那名女犯人之前是個退休的女行長,到監獄服刑時說,“我辦那些事都是為了銀行,不是為了我個人,結果案發了,我就違法了”。
  “人們似乎很難擺脫僥幸心理。”白琳說,這一點在監獄內外沒什麼區別。
  2 女老總入獄12年,仍不認罪,一直申訴
  “進入了監獄,就意味著顯赫身份與階下囚這個落差達到了極致,不過習慣了監獄生活後,這些女犯基本都能正視現狀。”一名女獄警如是說。
  但一些女職務犯仍然不肯接受現實。
  12年前,河南證券有限責任公司原董事長、總經理胡燕一案曾轟動一時。當年,法院以貪污罪、挪用公款罪判處胡燕死緩,不久之後,這個河南證券界女強人鋃鐺入獄。
  白琳告訴河南商報記者,入獄多年的胡燕一直在申訴,“多少年了,一直不認罪,一直申訴,但一次次的失敗對她打擊也不小。”
  白琳覺得,人都會有煩惱,而忙碌是消除煩惱最好的辦法。比如為了穩定胡燕的情緒,讓她安心服刑改造,監獄領導把女監內部辦的一個小報交給了她,讓她當主編。
  3 嫌在外人面前戴手銬丟人,女犯不肯監外就醫
  每名職務犯都有耀眼的過去,這也讓她們對“丟人”這個詞比普通女犯敏感。
  40多歲的李紅曾經是義馬市藥監局局長、黨組書記,2010年時,她因犯受賄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6年,後在河南省鄭州女子監獄服刑。
  當初入獄時,李紅面對獄警一直在哭,並且平時不大願意和別人接觸。為了讓她更好地服刑改造,那年中秋節監獄辦活動時,警官建議李紅參加朗誦比賽,結果李紅得了一等獎。
  白琳介紹,為了促進服刑人員更好地改造,監獄也辦過“懺悔演講”活動。當問及李紅是否願意寫出自己的經歷給別人以警示和教育時,李紅沒有同意,理由是不願意在眾人面前“丟臉”。
  白琳認為這正是女職務犯區別於普通女犯人的地方,言談舉止間都想明確地告訴別人“我仍是有尊嚴的”。
  曾有個女職務犯身體出現不適,獄方安排她監外就醫時,卻遭到她本人的反對。原因是按照規定監外就醫時需要戴上手銬,而她覺得戴著手銬出現在外人面前實在太丟人,就哭著不肯去。
  4 縱容“手下”、迎合獄警
  女職務犯想左右逢源
  一個叫王華(化名)的女職務犯,入獄前是中鐵五局下屬公司的一個副處級幹部,因利用權力私下經營企業、承包工程等,最終被判了超過10年的有期徒刑。
  入獄後,王華與其他犯人相處十分融洽。監獄的幾名中層領導通過觀察,一致認為這個曾在官場混跡多年的王華的確擁有不俗的管理能力。
  “她在自身能力上沒有問題,但安排了一條流水線讓她管理時,她卻沒能管好。”白琳說。
  事情是這樣的,生產監區內有一些生產流水線,每條流水線都要有一名女犯來負責管理。王華當了負責人後,獄警們發現這條流水線的生產效率在下降。
  通過調查,白琳發現,王華“很滑頭,很註意保護自己,抱著老好人的心態,把一群女犯團結在一起,企圖欺騙獄警”。剛開始時,王華只想明哲保身,而“當領導”以後,則想左右逢源,她一邊縱容女犯,一邊迎合獄警,以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。這一套在監獄行不通。王華被摘掉了流水線負責人的“官帽”。而被撤掉沒多久,王華找到白琳,說自己還想當負責人。
  5 出獄後
  不與同事、熟人接觸
  在出獄前的幾天,服刑人員普遍會比較焦慮。但她們睡不著覺的原因卻不一樣,很多女犯人為出獄後如何謀生無比擔憂,而女職務犯們更多是在操心出獄後外人怎麼看待自己。
  白琳告訴河南商報記者,女職務犯們經曆數年的監獄生活後,對很多事情都看淡了,但有一點卻放不下,那就是外人看她們的眼光。
  “她們出獄後,一般要換一個環境,賣掉原來的房子,和家人去一個陌生的環境生活,為的就是不和入獄前的那些同事、熟人接觸。”白琳說。河南商報 記者 李江瑞
(編輯:SN077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nedtiamhscka 的頭像
mnedtiamhscka

足球

mnedtiamhsc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